「浮城」浮想

這園地是專為安省「中大人」而設,歡迎校友發表文稿,不限形式和規格,無論散文、詩詞、評論文章或其他書寫形式均可,字數以一千五百為上限。文責由作者自負。

Moderators: ambrosema, jwong

「浮城」浮想

Postby ambrosema on Wed Jun 05, 2013 4:27 pm

這幾年來,大量亞洲移民定居加國,使這個多元文化社會更多元化,然而在不少族裔社羣中,卻漸漸出現青年人尋找自我身份(self identity)的現象,備受社會人士關注,而這現象也成為學術研究的課題和教育決策者須探討的問題,例如,本年五月初,約克大學與多倫多大學及幾個學術組織合辦了一個「教育與青年自我身份」為題的研討會。近日,有機會拜讀一位校友的影評,該文除簡述電影的主要情節和對白外,還引伸到定居加國華人自我身份問題的討論。現承蒙作者允許,刋登全文如下,以供大家分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許多已移民海外的港人來說,他們有不少人仍面對身份認同問題。移民第二代更有如「鴛鴦」(香港特色飲品 --- 咖啡和茶的混合體)。亞裔青少年在大多巿學術水平偏高,但自尊和自信心卻嚴重偏低。如何跳出象牙塔,不單只顧學術成績,而且兼顧人際關係,團隊精神,領導才能?年輕人在問:「我到底是加拿大華人,還是華裔加人?」(a Canadian Chinese Vs a Chinese Canadian ?) 面對文化衝擊、新生活、新環境、高失業率、低收入和各機構對少數族裔晉升的透明上限(Glass Ceiling) , 應該如何重新投入?如何互補長短、不妄自誹簿、也不獨自尊大、建立歸屬感、增強工作能力和擴展國際視野? 如何以自信的新主人翁的姿態,去積極參與、關心社會、來迎接地球村的新機遇和新挑戰?「港式奶茶,鴛鴦」實在代表著香港人的獨特之處,蘊含了香港的核心價值,舉世無雙! 值得我們驕傲和自豪!!

正當多倫多華人興起探討香港核心價值和港式奶茶的關係之際,新浪潮導演嚴浩拍攝的由真人真事改編電影「浮城」在加拿大安省烈治文山亞洲國際影展上映。筆者有幸能看到此影片,並一睹嚴浩的風彩。此影片也剛好為海外移民的討論熱潮帶來啓發。

影片中混血孤兒男主角「布華泉」兒時被小朋友戲弄的蛋家話:「啊爸唔係啊爸,啊奶唔係啊奶」意即「父非父,母非母」,一直在觀眾腦海中盤旋。阿泉由被蛋家漁民收養的孤兒,經刻苦努力爬上東印度帝國公司高層,晉身上流社會,出入國際機場海關之後,引發了一連串刻骨銘心的身份反思:"Who am I ?" 、「我是誰?」••••••

導演非常著重探索「身份危機」"Identity Crisis " 這題材。主角阿泉的經歷,故事縱缐穿插在香港由小漁村演變成匯聚東西的大都巿時代背景。當中經歷了六七年香港暴動,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九七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等重要歷史事件,而這些時期,也正是港人移民的高峰期,因此牽動觀眾去回想自己的成長歷程。故事橫線交織在個人與家庭、教會、社會、以及商業世界變遷當中所產生微妙而錯綜複雜的感受。

阿泉自小因混血外貎被嘲笑,面對家庭,他因求問養父有關自己的身世而被打,又或養父以「劏隻雞,飲番杯」來轉移其對身世焦慮;他青少年期爭取識字,上岸掙扎謀生,由與養父關係緊張,轉為得到養父默許,要他背負照顧好弟妹的深切期望;他對養母和弟妺更是完全接納和照顧,可謂有情有義;養母在他年輕時極力安撫他與別的親生子女無異,到晩年感激他為弟妹的付出和照顧,自願交出生母耳環信物並代為尋訪生母,感人至深;面對愛侶,他稱結髮妻子為阿妺、也待她如兄妹,他與黃皮白心的女助理 Fion 的暖眛互動觸起他更了解自己的本相和潛質,並學會現代西方社會的人際技巧,他對糟糠之妻阿妹始終不離不棄,作為不會表達感受的傳統水上人,他竟學懂向妻子用言語和身體表達關心和愛意;面對教會,他得到牧師幫助,找到天父上帝,信而受洗,並下決心識字, 力求上進;面對社會,他被譏諷為「番仔」,"Half Breed",但他不為所動,努力不懈,直至英籍大老闆賞識和重用。

阿泉的身世有如一面香港人的鏡子,正正影射了香港在百多年前被滿清租借與大英帝國,由英國人殖民統治了近百年,正如阿泉對英裔老闆討好地說:"I was raised by East India Imperial Company" (「我是由東印度帝國公司養大的」)差點認賊作父. 讓生娘賣了給養娘,誰尊誰卑?祖國在何?在英國海關,他拿著BNO 卻被拒以英籍入境,要改以 "Alien" 外國人身份入境,"Who am I?" 、「我是誰?」這正是港人在過去半世紀的迷茫與失落。"Half Breed" 「雜種」式的標籤,殖民地香港美其名為文化熔爐,但郤沒有文化的根。港英局部與中產階級分享經濟成長,拋出公屋計劃安撫草根階層等等,成為英國人治下轉移港人身份主權焦慮的 "Dine and Wine"。

然而這半唐番成長了,在尋根的同時,他知道自己的目標是要力爭上游,出人頭地,他做到了。類同地,香港許多「文化番仔」不也在過去半世紀出人頭地,成為受尊敬的社會棟樑嗎?香港本身這半唐番豈不已擠身世界級金融中心之列,並成為東西文化交滙的重要橋樑嗎?港人和海外移民在中國經濟開放改革以來,積極參與中國各地區的經濟建設,促進成長。更在文化、慈善、政治、環保、宗教和社會服務各領域與祖國交流,同時亦和世界雙向交流,有如湧泉報國。

「浮城」這名字用得恰好,讓我想到電影「阿凡達」。其實,烏托邦不須在遙遠的哈里路亞山中尋,理想之鄉就在我們心裡,由我們雙手一起來創造。但願來自或仍然住在香港生活的人們對未來有實在的盼望,活得扎實,而非只得浮生若夢••••••

麈硯清,2012年11月
於多倫多
ambrosema
 
Posts: 49
Joined: Sat Jun 06, 2009 2:06 pm

Return to Along the Shores of Lake Ontario 安大略湖畔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