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多倫多地區興建大型賭場?」座談會紀要

「在大多倫多地區興建大型賭場?」座談會紀要

Postby jwong on Sun Jul 07, 2013 1:11 pm

~~ 座談會籌劃小組 ~~

日期: 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星期六)
出席校友: 馬文廣(主持), 區慕啟, 陳燕清, 趙惠明, 李時雄, 羅可誠, 羅文通, 麥兆頤 , 鄭葆沖(紀錄)

前言

近月來其中一項熱門話題就是多倫多市應否興建大型賭場。雖然,多市市議會於五月杪以大比數否決了這項建議,但大多倫多地區仍然有其他市鎮表示有興趣興建賭場。萬錦市市議會否決了興建大型賭場,但賓頓市則以一票之多通過有意在市內興建賭場。贊成及反對者均各有理據。一羣校友遂舉辦是次座談會。

座談會的主題為「在大多倫多地區興建大型賭場?」所謂大型賭場是指附有酒店、遊樂場等適合一家大細之渡假設施而非祇供賭博之一般賭場。

應邀出席之校友,包括有宗教、財經、地產、教育、社工及城巿企劃等各界人士,亦有見證賭場掁興沒落市鎮及遍遊世界各地賭場之校友,可代表不同層面之意見。所有參加的校友均承認曾經去過賭場。有些小賭怡情,有些祇觀光而不耍樂,也有校友因公務到賭場。

Casino Forum_9a.JPG


經濟利益

其實賭場最大受益人是開賭之人,其次是安省彩票局,第三才是省政府。有統計,平均每一個入賭場的人,賭場的得益是一百五十美元。

美高梅估計興建新賭場每年可為政府帶來一億元收益,可增加數千個新職位,全屬遠景,他們也不願意保證能達至。到時是否如他們所說,誰也說不定。尼亞加拉之Fallsview賭場到目前為止仍僅能達到收支平衡。至於新增職位,無錯新賭場可能真的需要數千人手,但並不是說全部均屬實質的新加職位。開了新賭場,分薄了其他賭場的生意,導致其他賭場縮減人手,部份轉到新賭場工作,所以,新增職位的數字是有誤導成份的。

有校友以溫沙為例,自汽車工業遷離後,該市經濟一落千丈,但自開賭場後,經濟大為好轉,創造三至四千份職位,二十年來,每年帶給當地政府賭場百份之十的利潤。賭場初開首五年,百份之八十賭客來自美國。後來美國在對岸共開設四間賭場,來自美國之賭客遂降至百份之六十。

有意見認為溫沙與多倫多不可同日而語。溫莎是加國汽車首都,因為汽車工業衰落,不得已要建賭場來增加就業。多倫多則是世界有數的大都市,是多元化經濟體系。故所謂掁興經濟,對小市鎮可能是,但對大都會如多倫多,則顯然並非如此。香港並沒有賭場,經濟豈非仍然強勁?

贊成興建賭場者則認為香港雖沒有賭場,但有職業賽馬、電話、外圍投注站、賭波、彩票,五花百門,祇是政府管理得宜,把馬會百份之五十盈利作慈善用途而已。

其實,興建賭場,對整體經濟是不利的。因每人可動用的資金是固定的,市民把金錢輸給賭場,便減少其他消費,禁止市民入賭場也是不可能的,故對城市的整體經濟是不利的。

賭場對地產也是不利的。賭場本身的建築,是唯一有利建造業者,但賭場附近的屋價則可能受到影響而下降。在多倫多市中心興建大量樓房的大建築商聯名刊登廣告反對興建賭場可見一斑。

但亦有人提出,賭自古已有,可說禁不勝禁,何不將之納入正軌,加以管制,就是讓人在賭場內賭,又可抽稅,作為基建之用,減輕市民之稅務負擔,又有何不好?因此,現在連東歐、俄羅斯,甚至新架坡也開設賭場。其實祇要政府妥善管理,限制本地人進入賭場,例如韓國之濟洲島規定只准外國人入場,、南美有些國家規定進場客人放下美金三、五百保証金,又如新加坡賭場,本地人入場需繳交一百元美金入場費,則可防止市民沉迷賭博。況且,現在討論的是大型賭場,附設酒店、會議室、遊樂場等適合一家大細渡假、機構開會之用,換言之,除賭博外,也有其他收益。

興建賭場,政府可能有經濟收益,因賭場要把純利之若干百份比上繳政府,一般市民則沒有,甚至可能有損失。

無錯,嫖、賭、飲、蕩自古已有,把它們集中一處,令其他地方保持清潔,這亦是開設場理據之一,但這祇適用於賭城市如澳門。

有人認為美國在沙漠建立拉斯維加斯賭城,把沙粒變成金粒。多倫多的「加拿大國家展覽館」(CNE),主要在每年八月尾舉行三周的展覧會, 其他日子鮮有大型活動, 可謂暴殄天物,用之改建成賭場,更可地盡其用。

有人提出,好賭之人,怎樣也會賭;不賭的人,怎樣也不會賭。但大多數人屬二者之間,如果賭場在方便的地方,如在居所附近或一程地鐵可到之處,則容易吸引(引誘)他們去賭。根據Ernest & Young的研究報告,若在大多倫多地區興建大型賭場,約百份之六十賭客來自本地。

Casino Forum_8a.JPG


社會成本

其實,從長遠計,興建賭場對政府亦未必有利。首先,從道德角度,贊成開賭場必被人責駡,個人如是,政府亦然。其次,合約雖然規定開賭公司每年需將盈利之若干百份比上繳政府,但賭場可以利用會計技巧,減低盈利數字,甚至在帳目上並無盈利,則政府收益甚少。就算政府分到應得利潤,但從社會成本來看,是否乎合經濟效益,也很難說,固然社會成本很難計算。

年初有研究報告指出,多倫多若開辦賭場,將會引起很多社會問題,換言之,涉及的社會成本亦會很大。

就算純從經濟角度來看,政府也未必有什麼得益。首先,政府從賭場的收益,部份將用於有關的社會福利,例如招聘更多社工及心理治療師,協助病態賭徒及其家人;其次政府收入增加,工會又會要求加人工,福利機構又會要求增加撥款,諸如此類,最終對改善政府財政未必有很實質的幫助。

有研究報告估計賭場每年的收益約二十億,政府要用平均三萬八千元於每個病態賭徒身上,以四萬八千賭徒計,則每年的總支出約十八億。從成本效益角度,未必值得興建新賭場。

綜合他們所見所聞,有因賭以至破產、離婚,亦有學生因在賭場偷取籌碼,母親因帶幼童入賭場而被送上警署。有校友親身處理過一真實個案:有一男子不單在賭場輸掉了一間屋,更祇輸淨千餘元,僅夠自己買機票回祖家,留下數千元債務與妻子。順便一提,有校友擔心賭場為禍之餘,更擔心網上賭博為害更大,因後者較賭場還方便。但有多少人因賭而家散人亡,則無正式統計。

Casino Forum_5a.JPG


政府管治與市民福祉

政府要達到平衡預算,是否一定要興建賭場開源呢?其實目前的政府很是浪費,人手過剩,三百元換一把鎖等等,若能適當地節流,已可達目標而無需興建新賭場矣!

是否興建賭場,也不必純從經濟角度來看這個問題,也要從市民的福祉著眼。日前就有超過三百位不同宗教的領袖聯署反對興建賭場。他們如此齊心,是前所未有見的。雖說嫖、賭、飲、吹自古已然,很難禁絕,但四者之中以賭最能在短時間內令人傾家蕩產,家破人亡。賭之遺害既大,多市要興建地鐵,若加一個半個百份比稅率即可成事,則又何需靠興建賭場呢?何況,賭場是否能幫助成事亦未可確知。

可惜政客是短視的,很多市民也是短視的。

有人提出股票投機成份高,往往較賭場更易令人傾家蕩產,例如加拿大股王 Nortel 破產 、 City Bank曾經由每股四、五十 美元跌至一元,金融海嘯令很多人痛不欲生。如賭場要禁,則股票交易所是否亦要禁?

也有校友認為興建賭場這等大事,應以全民投票決定。

Casino Forum_7a.JPG


結論

當日參加論討的七位校友共有四人反對興建賭場三人贊成。那些反對的校友,三位曾在賭場下注,其中兩人是女性,另一位則從不賭博;那三位表示贊成的校友全部曾在賭場賭博。
jwong
 
Posts: 12
Joined: Tue Feb 26, 2008 4:03 pm

Return to Community News and Public Affairs 社區消息與時事感觸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

cron